您现在的位置: 东乡实验校园网 >> 首页

郴州印象

作者:Canbe    文章来源:李凯铭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16 15:34
字号 :T|T

从小就听老一辈的人讲,郴州是天下十八福地之一,又说:郴州头,永兴尾,天子住在沟坳里.小的时候,就觉得郴州是一个无穷神秘的地方,后来长大,断断续续有去过几次,留下了些朦胧的印象.

第一次去郴州,是高中二年级的时候,来了实习的老师,组织班级旅游,每人交10元就可以了.对于我来说,比县城更远的地方就没去过了.挺兴奋的.那次去了郴州的万花岩和北湖公园.万花岩是喀嘶特岩溶形成的地下岩洞,光怪陆离.北湖公园是郴州市内的公园,记得有女排雕像群,因为郴州是全国女排的主要训练基地.

第二次去郴州,是中专快要毕业时,去找在师专读书的C同学及工作的T堂兄.无非聊聊天而已.T堂兄是我们组有史以来的大学生,湘潭大学毕业.读书其间曾向他借阅多本书籍,那时是我心中的偶像,有益于我.那时,他虽然参加工作有两年了,但条件还是一般,没人撑,在江湖难混.不过,T堂兄凭真才实学,于n年前已经通过公开招考录用,已经转战深圳成了X长了.C同学也以郴州首届十佳高校毕业生留在了郴州重点学校市六中,从事语文教学,现已成为学科骨干,时有文章见居报刊.

第三次去郴州,是我参加工作之后的事了,同新相识的K朋友一起去逛白鹿洞,爬苏仙岭,参观张学良囚室.往事已经如烟,现K朋友也成长为了党的基层领导干部------镇长,今年夏回家省亲,同K朋友等吃了餐饭,他说,要干好工作,镇上那一摊子也挺难的.无官一身轻,戴了那个帽,哪有不难的呢,何况象K朋友这样的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呢?

第四次去郴州,是出差,转坐火车去长沙.一大早,出了马家坪车站,拦了部摩托车赶往火车站,想不到,竟然遇上了敲竹杠的烂仔,一部摩托车不紧不慢,尾随而来,一晃,他车上的反光镜挨到我的手了,他喊道:停下来!你,你碰烂了我的反光镜!搭我的司机可能是一伙的,用一种特别口吻反复问我:是不是你碰烂的?我说不是,搭我的司机依然慢慢开,后面的慢慢跟着,我感觉路有点不对,我跳下来,搭我的司机说是想甩开后面那个人......最后,摩托车司机还是把我拉到了火车站,后面那个人依然跟上来了,我是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,又是刚参加工作不久,社会经验不足,最终还是被敲走了几十元钱.这次经历后,郴州就在我心里蒙上了阴影.

又后来,听到还有一句关于郴州的传言:船到郴州止,马到郴州死,人到郴州打摆子.妈的,我那次真霉!

2007年,又一次经郴州过,联系上了14年未见的TWY同学,约一起吃中午饭,他把我带到了一个偏僻至极的山上的店里吃野味,还对店里的人说买保险,那个地方,前不着村,后不挨店,同学已是14年不见的同学,弄得自己神经兮兮,感觉是赴了一次鸿门宴,我不是关云长,我淡定不了,什么天鹅肉,什么蛇肉,我都如同嚼蜡......

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,郴州提出了打造粤港澳后花园的口号,武广高铁的开通,也给郴州带来了又一个机会.只是不知,随着一阵世人皆知的官场地震,郴州,何时才可以成为真正的十八福地之一,象我这样的人们不再住在沟坳里!

附录秦观词一首:

踏莎行

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,
桃源望断无寻处。
可堪孤馆闭春寒,
杜鹃声里斜阳暮。
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,
砌成此恨无重数。
郴江幸自绕郴山,
为谁流下潇湘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