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东乡实验校园网 >> 首页

心比男儿烈(一)

作者:念青    文章来源:小丁猫舍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17 04:13
字号 :T|T

读了一本书,《不可不知的10位中国名女人》,看到书名的时候,我想到的是这些人:李清照、蔡文姬、武则天、张爱玲、三毛、林徽因、萧红、宋庆龄、吴仪。我想这应该是我认为的中国名女人吧!当我打开书看目录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这样的:

1辛亥女杰――秋瑾

2播火者――向警予

3寒梅傲雪――何香凝

4旷世才女――张爱玲

5漂泊的画魂――潘玉良

6浴火凤凰――丁玲

7剑胆琴心――史良

8一片冰心在玉壶――冰心

9万婴之母――林巧稚

10一代才女――林徽因

在这10个人里,可以算得上了解的那么只有张爱玲,林徽因和冰心了;至于史良、向警予、何香凝我是连听都没听过的;而潘玉良、丁玲、林巧稚、秋瑾我紧紧是听说过一些有关的故事,或者看过他们的一点作品。所以,这本书我是很有必要一读的,所以我一读就读了一晚上,一读就把10位名女的一生坎坷沧桑刻在心里了。

从古自今,世俗总把女子当作柔弱的代名词。可是这10位杰出的女性,用自己一生的辛酸苦辣,甚至是高贵的生命告诉我们:身不得男儿列,心却比男儿烈。虽然这10个人彼此的理想信念不同,虽然追求奉献的不同,但是她们有着共同的特点:才气、勇气、魄力、魅力。在这里,我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这10位女子的一生事迹,我知道这些简短的苍白文字是不能概括她们一生的经历,一生的情感的,我也知道,人的一生不是文字可以讲清的,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们,更多的人能了解她们,更多的人能在人生的某一时刻想起她们。我只

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:巾帼真的不让须眉。

一、秋瑾

1875年
11月8日(光绪元年十月十一)生于福建闽侯。浙江山阴(今绍兴)人。早年学习经史、诗词,善骑射。
父寿南曾任湖南郴州知州。
1896年
在湖南依父命嫁湘潭富绅子王廷钧。王为人无信义,无情谊,好嫖赌,损人利己,给她婚后生活带来了极大痛苦。
1903年
王纳资捐得户部主事,随王去居往。时值八国联军入侵后不久,她目睹民族危机的深重和清政府的腐败,决心献身救国事业。
1904年
7月冲破封建家庭束缚,自费留学日本。在东京入中国留学生会馆所设日语讲习所补习日文,常参加留学生大会和浙江、湖南同乡会集会,登台演说革命救国和男女平权道理。在此期间,曾与陈撷芬发起共爱会,作为开展妇女运动的团体;和刘道一、王时泽等十人结为秘密会,以秋瑾最终打破了桎梏在身上的封建枷锁反抗清廷、恢复中原为宗旨。并创办《白话报》,“鉴湖女侠秋瑾”署名,发表《致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》、《警告我同胞》等文章,宣传反清革命,提倡男女平权。
秋,参加冯自由在横滨组织的三合会,受封为“白纸扇”(即军师)。
1905年
在日语讲习所毕业后,报名转入东京青山实践女校附设的清国女子速成师范专修科,随即回国筹措继续留学费用。归国后,分别在上海、绍兴会晤蔡元培、徐锡麟,并由徐介绍参加光复会。
7月,回到日本,不久入青山实践女校学习。由冯自由介绍,在黄兴寓所加入,会评议员和同盟会浙江省主盟人。在留日学习期间,她写下了许多充满强烈爱国思想和饱满革命热情的诗篇。慷慨激昂,表示:“危局如斯敢惜身?愿将生命作牺牲。”“拚将十万头颅血,须把乾坤力挽回。”
1906年
初,因抗议日本政府颁布取缔留学生规则,愤而回国。先在绍兴女学堂代课。
3月,往浙江湖州南浔镇浔溪女校任教,发展该校主持教务的徐自华及学生徐双韵等加入同盟会。暑假离职赴沪,与尹锐志、陈伯平等以“锐进学社”为名,联系敖嘉熊、吕熊祥等运动长江一带会党,准备起义。萍浏醴起义发生后,她与同盟会会员杨卓林、胡瑛、宁调元等谋在长江流域各省响应,并担任浙江方面的发动工作。到杭州后,与将去安徽的徐锡麟约定,在皖、浙二省同时发动。此时她在杭州新军中又发展了吕公望、朱瑞等多人参加同盟会与光复会。不久,萍浏醴起义失败,接应起义事遂告停顿。
1907年
1月14日,在上海创刊《中国女报》。以“开通风气,提倡女学,联感情,结团体,并为他日创设中国妇人协会之基础为宗旨”。并为该报写了《发刊词》,号召女界为“醒狮之前驱”,“文明之先导”。旋因母丧回绍兴,又先后到诸暨、义乌、金华、兰溪等地联络会党。这时大通学堂无人负责,乃应邀以董事名义主持校务。遂以学堂为据点,继续派人到浙省各处联络会党,自己则往来杭、沪间,运动军学两界,准备起义。她秘密编制了光复军制,并起草了檄文、告示,商定先由金华起义,处州响应,诱清军离杭州出攻,然后由绍兴渡江袭击杭州,如不克,则回绍兴,再经金华、处州入江西、安徽,同徐锡麟呼应。原定7月6日起义,后改为19日。
7月6日,徐锡麟在安庆起义失败,其弟徐伟的供词中牵连秋瑾。
7月10日,她已知徐失败的消息,但拒绝了要她离开绍兴的一切劝告,表示“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”,她遣散众人,毅然留守大通学堂。14日下午,清军包围大通学堂,秋瑾被捕。她坚不吐供,仅书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以对。
7月15日凌晨,秋瑾从容就义于绍兴轩亭口,时年仅32岁。

我:秋瑾最让我佩服得是她的敢作敢为,在与王分开前,她常常女扮男装,参加各种活动,她自筹学费独自去日本,她在杭州看到岳飞墓时对自己的朋友说:我死了,就把我葬在岳将军的旁边吧!后来,她被迫害,她的朋友冒险把她的尸体找回,葬在了岳飞的墓旁,但是后来又遭恶人破坏,现在杭州岳飞墓旁还有秋瑾的塑像。秋瑾除了在革命方面显示出了卓越的军事领导指挥才能之外,她在文学领域也称得上是有造诣的。她在革命期间写下了好多诗和词,她的那首《满江红》,浩气长存。她早已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祖国,她对待死的大义凛然,是一般女子所不及的。“江户矢丹忱,重君首赞同盟会;轩亭洒碧血,愧我今招侠女魂。”这是孙中山先生为她写的挽联。(待续)